别了,荆门一医!感谢,我的良师益友!-荆门市第一人民医院官网

别了,荆门一医!感谢,我的良师益友!

发布日期:2022-06-22 14:48:23 浏览次数:785

  夏风刚到,春意还未褪去,我在荆门实习的日子眼看就要结束了。回想过去两年,不禁感叹时光飞逝。时间总是在我们不经意间悄然而逝,待到回过神来,早已触摸不及。

  初来荆门,一切都是未知,不知在此地会留下如此多的回忆,更不知道,离开时竟然会有这么多不舍。

  在荆门这两年,无数次欣赏了西宝山的日出与日落,穿梭于象山大道的车水马龙与霓虹闪烁,爬过东宝山,尝过矮子馅饼,路过凤凰湖,贪嘴中天街的网红烤鸭。这两年,走完了我最后的大学生活;这两年,认识到了生活的不容易;这两年,亲身经历了新冠。两年过后,我依旧是我,可我也不再是我。

 

  那么,暂别了,荆门,那么别了,留下两年时光回忆的荆门。作为医学生,在荆门的这两年,所待最多的地方便是医院,便是荆门一医。

 

  在荆门一医轮转学习的日子里,我遇见的每一位带教老师都是十分负责任的,恨不得倾囊相授。只可惜我学得七七八八,又忘了五五六六,只剩下三三两两,实在是愧对师恩。在心内科,我见到了医生的无奈与辛酸。我清楚的记得有一位病人上一秒客客气气,下一秒却是勃然大怒,只因为我的带教老师没有按照他的想法去做。我的带教老师依旧客客气气,稳定病人的情绪,生怕病人情绪激动,引得血压飙升。我清楚的记得那天老师对我说:“做医生的不能和病人置气,要懂得包容他们,自己受点委屈就忍着吧”。世人皆以为医生是神,可是脱下战袍,不过也是有着七情六欲的凡人罢了。

 

图片1.png 

 

  在妇科学习时,我感受到了老师如春风般的温柔。她真的全身心手把手地教我,恨不得将一生所学灌顶给我。记得在一次手术结束后,她问我会不会打结,我当时比划了一下,说忘记了,回到科室后,老师将我带到换药室耐心地教我,一遍遍进行示范,直到我能独立操作。现在打结已经成为了我手上的肌肉记忆。老师在平时的检查中,为了尽可能让我们学到东西,在进行妇科检查的时候,都会向患者争取能让我们在一旁协助。遇见同意的,老师就会一边进行操作一边讲解,遇见不同意的,老师会向我们流露出歉意的眼神,会温柔的告诉我们这次不行。其实我们都能理解,老师说与不说,我们都知道。身为老师,行为好友,春风和煦,良师益友。

 

  实习一年,最苦的日子还是在外科。每天不仅要像在内科一样查房,检查,还要跟手术,如果晚上有手术,那基本上是不能回寝室了。在外科,我遇见了一位主任。记得我第一次跟他做手术,他还问我是不是对医学有着热情,还鼓励我们保持这样的热情,好好学,努力做。我见过他语重心长的告诉年轻医生好好保护自己,会像一个大哥一样,指出年轻医生在工作中的漏洞;我也见到一个电话就能把他从家里叫到手术台上,哪怕这天是他休息。

 

  在荆门学习的这些日子,所去学习的科室远远不止以上几个,所遇见的老师也不是一篇文章所能尽数描述。笔下流转,又怎能写完人间真情!在此,我要感谢我遇见的每一位老师,谢谢你们的教导。

 

图片2.png


  文章的最后,我还有两位老师要单独感谢。那就是在我们初到荆门便迎接我们以及在这两年中对我们十分关切的两位chen老师,程老师和陈老师。离校的这两年,两位老师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在生活上处处为我们着想,让我们虽然远离学校却依旧有归属感。所以,我们在私下都亲切地叫这两位老师“姐姐”。

 

  如上所说,文字再有力量,在我的笔下也无法完全能够诉说这世间的真情。千言万语,只剩下谢谢。

那么,别了,荆门一医,

愿时光流转,

你能成为时间历史上的一座丰碑;

那么,别了,荆门,

愿春去秋来,你依旧活力四射!

 

作者:一江春水挽残月

 

 


扫码关注

一医微信公众号

扫码打开

互联网医院

返回顶部